DSC00165.jpg

我對蘭花最早的印象,大概五、六歲,小時候住在鄉下,日式建築相當寬敞,據說是日軍撤退前我們買下的房子,前座一半改成父親的診所,另一半是我們自用住宅,後玄關外連接有二個人工挖掘的觀賞魚池,二個魚池以小拱橋分成日池與月池,許多小朋友都曾在此失足落水被救起來,裡面養著漂亮的錦鯉,拱橋下有一道水閘門,要清理魚池時,可以把魚趕到一邊關起來,免得魚兒驚嚇,池子周圍種了不同的水果樹及二棵老老的榕樹,樹幹延伸到池子上方,樹幹上掛著好幾排黑色的〝板塊〞,每個板塊上都有幾片葉子,有些肥肥厚厚,有些細細長長,相同的是它們的腳(根)都牢牢的抓在黑色的〝板塊〞上,以前在家裡或後院,我們可以無拘無束、自由自在爬樹、採水果,在假山(人造山)上邊灌〝肚猴〞(蟋蟀),餵寵物小白兔吃蕃薯,到雞籠裡收雞蛋,在池塘邊捉蜻蜓,空地上玩彈珠、打陀螺,什麼都可以玩,唯獨這些黑烏烏的〝板塊〞連摸都不可以,還必需保持一點距離,以免被爸爸懷疑我們〝意圖不軌〞,去動了手腳,基本上會好奇動歪腦筋的人是我,妹妹是〝跟從者〞,沒有太多心眼或責任。

黑色〝板塊〞看起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,只是令我好奇的除了〝不准去碰它〞的命令以外,爸爸每天清早都會拿一把軟毛的刷子,沾著一支碗裡面的東西,輕輕刷在每片葉子上,聚精會神非常認真,慢慢的重複這個動作,每天每天我在後玄關上觀察他的每個動作,心裡的〝?〞一堆,有一次,一大早有個急診病人,他匆匆出門去了(幾十年前沒有救護車,碰到生命危急的病人,醫生都〝到府搶救〞的),眼見爸爸尚未完成的工作,我當然就〝義不容辭〞〝歡喜〞的接下,挪個板凳站上去,依樣畫葫蘆,用刷子沾了碗裡透明黏瘩瘩的東西塗在葉子上,葉子變得亮起來,感覺上漂亮一點點了,工作完畢,自己也很滿意就走開了,不知道過了幾個鐘頭,突然被叫到後院去問話,帶到池塘邊榕樹下,面對那些發亮的葉子,爸爸指著一片斷落地上的殘葉……(已經忘記訓話內容),之後,我在〝犯罪現場〞罰站了好久。
每天每天他仍然替葉子刷上那些黏黏的東西,我心裡悶到不行,開口問爸爸,他說那是〝蛋清〞(生雞蛋之蛋白),我心裡的〝?〞更多,為什麼葉子每天都要吃蛋,跟我一樣????過了幾個月,那些無趣的葉子,開始有了變化,竟然長出不一樣的花來,原來它們是花,而且有個跟我同學一樣的名字,叫做〝蘭花〞???(我五、六歲還很笨,心裡納悶,不明白它(她)們一樣都是蘭花?
??)。

DSC00187.jpg    DSC00192.jpg

那段時間裡,爸爸的朋友都說〝漂亮〞,我看到他滿意又得意的笑容,讓我開始對蘭花有了一點〝尊敬〞。過了二、三年,為了念比較好的學校,為了〝前途〞,我八、九歲就離開家裡,到城市上〝花師附小〞,也因此未再與蘭花為伍(它真的是個好學校,全方位的平衡教育,在這裡碰到一位影響我一生的好老師-朱東松老師)。

大約在高一,有一位長輩送給我一個小小的花盆,直徑只有3公分左右,裡面種著一顆植物種子,他要我照顧,等待它長大,我放它在書桌前,寫功課的時候,天天看著它,大概過了3個禮拜,開花了,好可愛、清純的小花,花形、顏色也很美,站在小盆裡〝望〞著我,我高興得不得了,打心裡的愛它,它也有個貼切的名字〝一葉蘭〞,那是以〝愛心〞澆灌,在等待與〝盼望〞中長成,如此嬌美、清新、有靈氣,幾乎可與它對話的感覺,你可以說它是被期待的孩子,也可以說它是一個夢幻的戀人,我終於能體會爸爸何以如此忘情於蘭花。

過去幾十年當中,台灣蘭花的研發者,把原先少數品種成功培育到現在,無論品種、品質、花形、顏色的改良,都令人驚豔,美不勝收,只是父親已不在,未能恭逢其會,站在蘭花前總讓我想起他,也有著遺憾。

蘭花在我心中,永遠是〝父親的花〞

最近有機會在展覽中拍到一些照片,將部分放在部落格裡,讓更多人欣賞來自台灣的〝蘭花之美〞。

更多照片在本部落格〝台灣蘭花集〞將來有機會,會再增補。

台灣蘭花集:http://wellness88.pixnet.net/blog/post/30396481

作者介紹:
卓錦霞
世界自然醫學認證保健醫師
美國自然醫學學會會員
美國自然醫學認證委員會授證自然療法師
中華身心靈整體保健協會理事
社團法人中華自然療法養生學會會員

創作者介紹

Wellness Concept

wellness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